夜读 | 有种莫大的福气叫“被麻烦”

2016-11-15   作者: [db:来源]   来源: [db:来源]

上个月,闺蜜燕子生完宝宝,接下来要给孩子办一些诸如防疫等的证件。她老公是军人,我们是多年的挚友,我就陪她办理。 有个表需要去某单位盖章,燕子知道我同学也是发小林子在那,就让我跑一趟。 我拿着表到了林子那,他接了我电话刚从外面回来,专门在单位



  上个月,闺蜜燕子生完宝宝,接下来要给孩子办一些诸如防疫等的证件。她老公是军人,我们是多年的挚友,我就陪她办理。


  有个表需要去某单位盖章,燕子知道我同学也是发小林子在那,就让我跑一趟。


  我拿着表到了林子那,他接了我电话刚从外面回来,专门在单位等我。


  顺利地盖完章,我告辞出来,边走边和林子客套:晚上我请你吃饭吧,咱们也好多年没聚过了,这次又给你添了麻烦。


  林子有点急:你和我怎么这么客气,咱俩用得着吗?看着他着急的样子,我鼻子酸酸的。


  是啊,我家和林子家住在一个胡同,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。小时候,我俩经常一起做作业,一起玩游戏,一起欺负和我们不是“一伙儿”的同学。


  好多年,他在我面前都像个兄长,虽然他只比我大几个月。初中毕业后我们考上了不同的高中,从此分开,联系也少了。


  但林子在我心里一直像个亲人般存在,这种童年伙伴,感情最真。每次想到他时,我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那两句诗。


  有好几年,我和林子失去联系,直到一次开会时遇见才加了微信,但很少聊天。


  我的客气,让林子和我都那么不自在,曾经的青梅竹马,竟然慢慢陌生起来。

  • 责编:[db:来源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