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唐玄奘》: 黄晓明特色演技的电影

2016-10-20   作者: admin   来源: 未知

稿件经作者王廿授权于百家发表 靠着电影到底能讲什么一件事的好奇心去看,结果什么都没发现,本以为故事剧情会是一个苦行僧的苦难史,没想到电影里面的玄奘似乎并没有遭受想象当中的苦难,而且还一路有人作陪,一路犹如天助,不但让人感觉不到苦,甚至幸福的

稿件经作者王廿授权于百家发表

靠着电影到底能讲什么一件事的好奇心去看,结果什么都没发现,本以为故事剧情会是一个苦行僧的苦难史,没想到电影里面的玄奘似乎并没有遭受想象当中的苦难,而且还一路有人作陪,一路犹如天助,不但让人感觉不到苦,甚至幸福的让人羡慕,我觉得这有点过分了。电影本应该讲述苦难,从而铭记历史,可是电影里面讲述的每一次苦难却成了人们竞相敬仰的对象,片面的夸张刻画玄奘感动天地的光辉伟大,让剧情扭曲的甚至有点变态。电影在制造一种美的东西,一种刚愎自用迷雾般的精神信仰,那不是伟大,更不是为别人着想,是一种证明自己,寻找自我人生价值的作死,从这部电影里面我看不到玄奘存在的普度众生的价值,只看到了他寻找个人理想不顾生死的盲目,他能够到达印度学的大乘佛法是他的幸运,能够学成归来更是实现了自我的人生价值,与他人无关,与众生无关。电影并没有在历史的角度去评价玄奘这样一个人物,而是存在了大量自我标榜的成分,尤其是遍地尽下桃花雨的场景,更是神话了这个人物的存在,完全没有了作为一个苦行僧的那种简简单单实实在在,反而更让这个人物的存在似乎是上天故意安排的一样,丝毫不让人觉得伟大,而且与各个人物的对话交流,如同书中所写的语言一样,文文绉绉、飘飘渺渺、毫无边际,标榜了此人的与众不同,让人物脱离了现实。

看这部电影,就不能不说黄晓明了,他扮演的这个唐僧让人看起来特别的不舒服,一股子霸道总裁气息横流,多了很多浮华之气,少了很多清苦之气,虽然决心下的很足,但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吃的苦楚之人,行遍十万里之遥,竟然身上丝毫未染尘土,衣服未破一洞,身形显烁,丝毫无倦怠之意,不得不说一身与生俱来的贵气时时刻刻包裹着他,让他不受一丝劳苦,不受一丝折磨。看这部电影本身就是让我们去看那艰苦劳顿的过程,把人折磨成人不人鬼不鬼的过程,电影中却不这样做,而是轻描淡写,去重就轻,苦的过程尽量表现在人物的脸上,而不是表现在路途上,可是恰巧我们的黄教主演不得那种苦情的戏份,单靠人物是支撑不起来剧情,于是电影就不怎么显得历尽磨难,反而像是旅游,游遍千山万水,享受各种快乐,随便拜访了印度的寺庙,参参禅论论道,再拿一个辩论大赛的头名,受皇帝接见,受万人敬仰,感受异域的风土人情,享受各种扑面而来的荣誉,得到了人间的至乐。电影讲述的不在是抛弃世俗,感悟佛家之道,而是拥抱世俗,感受世俗之间所带给的受万人敬仰的荣誉,对清苦的修行,低调的传教抛之脑后,各种抛头露面、哗众取宠成了家常便饭,我们看不到作为一名僧人的磨练与修为,看到的只是各种场合的尊敬与敬仰,只能说这种上层建筑式的电影,真心不是我等屁民所能受用的。

观注一些历史人物的经历,本身是电影事业发展好的方向,尤其是当红明星的亲情加入,更是对弘扬传统历史文化,宣扬圣人精神的一种绝佳的方式,这一点是电影人值的肯定的行为,而且这部电影尽量避免了极端的商业包装行为,努力的朝文艺性值的方向去开发电影的品牌也是很值得鼓励。不过如此这般仍然让电影中的人物脱离了实际,生活在一种不切实际的环境里,这一点有点误导了人民群众,真心的深入群众才能感受到人间疾苦,何况是徒行十万八千里的唐僧呢,电影中未能让我们感受到真正的人间疾苦,是这部作品最大的不足之处,人物的闪光点就是不用塑造我们就能体会得到,而人世间的艰苦却是要让我们真真切切的用眼看到,才能感受得到,而且徒行本来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,还是步行去印度,这种即便是现在公路顺畅的情况下都是一种艰难的事情,如果不能深刻的表现出来,我们怎么可能会深刻铭记这个历史人物,电影片面的浮华的用美丽的画面去粉饰辛苦的旅程,这种背道相驰的做法做的有点过分了些,让关注历史的人受不了,让我们这些普通民众也受不了,如果追逐梦想是一件享福的事情,为什么我们不都去追逐梦想去了?

  • 责编:admin